歡迎您來找工易|廣州找工易|廣州找工作|人才招聘網|廣州求職網站

手機版
當前位置 首頁 > 職場薪聞 > 職業指導 > 簡歷指導 > “大學生就業難”不是找工作難,是找好工作難
“大學生就業難”不是找工作難,是找好工作難
作者: 時間:2017/12/9 閱讀:1268次

“每年700多萬大學畢業生,總體就業率還是比較好的。但當你面對大學生跟他們說就業形勢很好,很多學生可能并不認同,一些人的就業狀況并不完全符合他們的愿望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安徽大學原校長黃德寬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。

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回顧2016年工作時提及,“就業增長超出預期。2016年城鎮新增就業1314萬人。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人數再創新高。”麥可思研究院發布的《2016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》顯示,2015屆大學生畢業半年后的就業率為91.7%,與2014屆的92.1%和2013屆的91.4%基本持平。

從數據來看,大學生就業率并不低,但社會上仍然彌漫著就業難的氣息。

在黃德寬看來,近年來大學生廣州找工作就業呈現分層次的特點。“好的大學、好的專業,學生就業沒有問題,一些重點大學畢業生還有很多選擇機會,一些社會需求量穩定的專業,也不存在就業難的問題。”

“其實不是找工作難,是找好工作難。” 經歷了一個學期找工作的奔波后,武漢大學大四學生申敏忍不住感慨。在她看來,大學本科畢業基本都能找到工作,但要薪酬、工作環境、工作性質都滿意就很難了。“體制內的工作往往工資低,工資高的企業又不穩定。”

據黃德寬觀察,大學畢業生就業壓力較大的是一些辦學質量相對低的高職類院校,“畢業生就業滿意度相對低一些”。

“還有一類情況,就是前幾年一些熱門專業集中上馬和擴招,當時很多人主張社會需要什么人才我們就辦什么專業,比如金融、法律、經濟、英語(精品課)等,這樣肯定會導致人才過剩。”黃德寬認為,“辦學不能簡單追求熱門,今天的熱門專業如果‘一哄而上’,未來就會變成冷門。”

西北政法大學國際法專業畢業生李良對此深有感觸:“本來以為法律專業就業面挺廣的,臨畢業了才發現其實不好找工作。”李良說,本專業做律師的一個班里只有一兩個人,更多同學選擇考研(課程)、考公務員(課程)。

“高校不能簡單地通過看專業的熱和冷來決定是否辦學。國家發展需要方方面面的人才,要從宏觀上進行調控,根據整體的國家人才需求和經濟發展需求來考量,有些冷門學科只要科學控制規模,就業率就會很高。” 黃德寬說。

2015年10月,教育部發布《教育部、國家發展改革委、財政部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促進地方普通高校與中職、專科層次高職有機銜接。針對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,全國政協常委、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已呼吁多年,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他表示,高校如今分為應用型和科研型,解決大學生就業問題,應提高應用型院校的辦學質量,加強這些專業的實用性,讓大學生更容易找到對口的工作。

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(2010-2020年)》提出,2020年全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要達到40%。葛劍雄認為:“不應該主張讓所有人都去考大學,但應讓每個階層的年輕人都有出路。”

經歷了一年的奔波找工作后,廣東工業大學大四學生江楓總結,就業時最需要的是放平心態。“現實和理想總有落差,找工作時把在哪兒定居、是否買房子等問題同時壓上,想法多了選擇自然困難,就找不到工作了。”

全國政協委員王次炤也建議,年輕人應該把就業的眼界打開,要能放得下,最初就業期望值不要過高,要敢于從基層做起,靠努力逐步實現自己的目標。

如今有一些年輕人,因為就業不滿意而主動選擇暫不就業或者待就業,此舉不乏爭議,黃德寬認為應給待就業的大學生一定空間:“我相信更多的90后是積極向上的,應給他們空間去自我發展,或者尋找創業的機會。只要他們是主動選擇了這種方式,就不要著急,社會和家庭要寬容一些。”

破解就業難問題,全國人大代表、華南農業大學副校長吳鴻認為是個“系統工程”,需要“全社會添磚加瓦”。在他看來,這不僅需要學校在大學原有的課程體系中增加更多的實踐能力培養,企業也應該多一些耐心,花時間對大學生進行再培訓,學生自己更應該努力學習專業知識技能。

對于就業創業,全國政協委員、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寄語年輕人:“無盡的路途在前面,就看有沒有耐心、毅力和智慧。”

(應受訪對象要求,文中受訪大學生的姓名均為化名)(中國青年報)

來源:
熱門推薦